1. <tt id="pkts7"></tt>

  2.  關鍵字:
     欄 目:
    心靈遨游
    要聞
    動態
    其他
    學深悟透《習近平談治國...[8-28]
    學院召開2020年秋季開學...[8-27]
    逐夢自然的攝影少年[8-1]
    我院第十二屆“挑戰杯”...[7-31]
    理工學科部組織參與第十...[7-31]
    財經學科部學生會召開“...[7-31]
    理工學科部認真完成食堂...[7-31]
    理工學科部2020屆畢業生...[7-31]
    “青馬工程”第九期大學...[7-31]
    理工學科部團總支開展線...[7-31]
    粽葉飄香裹粽子——我院...[7-31]
    財經學科部期末總結會議...[7-31]
    信息學科部第十六屆校園...[7-31]
    聞“汛”而動,我院積極...[7-16]
    學院召開2020年暑假工作...[7-16]
    學院紀檢干部開展宣讀承...[7-13]
    理工學科部開展校園清掃...[7-7]
    學院黨委理論學習中心組...[7-7]
    我院第九期“大骨班”學...[7-6]
    理工學科部團總支開展線...[7-3]
    學院紀檢干部開展宣讀承...[7-2]
    學院召開領導班子和處級...[7-2]
    我院首次舉辦“青馬工程...[7-2]
    我院與浙江省宇石網絡科...[7-2]
    我院成功舉辦首次“綻放...[7-2]
    學院對共青校區食堂進行...[7-2]
    信息學科部本學期查寢工...[7-1]
    理工學科部舉行入團積極...[6-30]
    理工學科部獎學金評定加...[6-28]
    理工學科部第三屆“最強...[6-28]
    您現在的位置:  首頁 >> 新聞中心 >> 新芽怒綻 >>文章正文
    心靈遨游
    [閱讀次數:4966 發布日期: 2020/6/5 16:14:42]

    “人生天地之間,若白駒過隙,忽然而已”,《莊子》中的這句話闡明了時光易逝的哲理,意思是說人生在世和世界萬物相比不過是短短一瞬間,在還沒有好好體會的時候,就過去了。所以該珍惜的要珍惜,該放棄的要放棄,不要太執著或者拘泥于一定事物之上。人活在天地間要得其所,不枉一生就可以了。

    莊子已經被傳頌千年。眾所周知,莊子是一個“乘物以游心”,可以“獨與天地精神往來”的人。從前就很喜歡“乘物以游心”這句話,但是沒有想明白:我們的心該如何遨游?

    莊子上窮碧落下黃泉,嬉笑怒罵,說盡天下英雄,但其實他的內心并不激烈。

    真正的仁人志士不怕生活上的貧困,怕的是精神上的潦倒。所謂“天下熙熙皆為利來,天下攘攘皆為利往”,在這個世界上,人人首先面臨著利益的紛擾與誘惑。又有俗話說“雁過留聲,人過留名”,破利不易,破名更難,即使一個高潔之士,也希望名垂青史。

    惠子在梁國做了宰相,莊子去看望他。有人和惠子說:莊子來這,是要代替你做梁國宰相;葑勇牶蠛芎ε,在國都中搜捕了莊子三天三夜,不能讓他見梁王,萬一把相位給他,自己怎么辦呢?

    莊子聽說后去見惠子,說:“南方有鳥叫鹓雛,這種鳥從南海出發,前往北海,途中不是梧桐樹不棲息,不是竹子的果實不吃,不是甘甜的泉水不喝。在此時有一只貓頭鷹拾到一只腐爛的臭老鼠,鹓雛從它面前飛過,貓頭鷹就仰起頭,看著鹓雛發出‘嚇’的怒斥聲,F在你也想用你的魏國來怒斥我嗎?”這是莊子眼中的名,在他看來,魏國相位好比貓頭鷹嘴中的腐鼠。

    莊子的人生哲學,并不是說我們要放棄奮斗,而是教我們要以大境界來看人生,所有的榮華富貴,是非紛爭都是毫無意義的,最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有一個有意義的人生。

    《莊子》一書中奇崛的寓言是一大特點,教給我們境界和眼光。逍遙游的境界,我們心向往之。倘若我們有這樣完整看待一個事物的眼光,也會抓住眼前的每一個機遇。今天我們常提到核心競爭力,其實,我們也都可以問問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是什么?

    《人間世》中莊子說:在宋國荊氏,適合種楸樹、柏樹和桑樹。樹木長到一兩握粗,想用它來拴猴子、做樁子的人,就來砍樹了:如果樹木長到三四圍粗,想用它做房梁的人,就來把樹砍走了;如果長得再大,有七八圍粗的樹,有富貴人家想做棺木,就來砍樹了。

    這樹木不論長到什么規格,總會有一種低廉的、有用的價值觀來評價它,雕琢為某種器具。但是如果長得超乎人的想象,成為百抱合圍的大樹,就能夠保全自己的性命了。

    在我的母校南昌十中,有兩顆百年銀杏樹和一顆大樟樹,是非常高大的樹,要好幾個人合抱才能圍住。十一月的銀杏落下滿地金黃,誰走過都會看看它們,或是課間閑暇,在樹底下把玩銀杏葉,可有誰會想把這些樹砍了,去做個箱子、柜子呢?

    一棵樹不能成為棟梁,卻能長成參天大樹,成為人們欣賞的對象。當我們以世俗的小境界去觀察事物時,常常會以眼前的有用和無用來判斷。當具有大境界時,才會理解什么叫做“天生我材必有用”。世上英雄本無主,真正的英雄,是能夠為自己的心做主,由自己的心智決定人生。

    在物欲橫流的當今社會,莊子的思想對我們具有很好的指導意義。外在世界有多大,內心的深度就有多深,我們可以學會不斷審視自己,確認自己內心的愿望。

    陳道明在三十出頭時,迅速走紅給他帶來的除了名利,也有心態上的浮躁和輕狂。幸好在拍《圍城》時,他結交了錢鐘書。從繁華的片場去錢老家做客,老人家里沒有錄像機、電視機,也沒有電話,唯一的電器就是煎藥的藥鍋子。錢老待客,楊絳先生在看書,除了藥鍋子偶爾的“噗噗”聲,幾乎沒有別的聲音。陳道明在那種書香的氛圍中,突然發覺自己貧乏、可憐甚至丑陋。“在文化的面前,學問面前,我覺得自己那點名氣連屁都不是!”

    回家路上,陳道明回想起自己這段時間過的生活,處在外界的追捧和贊譽之下,如果再這樣心浮氣躁下去,會徹底成為一個淺薄無知的人。所以在他最火的時候,他躲起來了。后來在楊瀾的采訪里,陳道明說:“我一上酒桌應酬就是煎熬,尤其是當一個人喝醉了,一句話跟你說了四五遍,一張名片遞給你七八次時,你就會感到一種窩火,一種憤怒,特別煩。”那平時的時候在干嘛呢?他說:“獨處,現在社會在強調競爭,往往忽略和忘記了獨處的美德。”

    一個人成熟的標志之一,就是明白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絕大部分事情,與別人而言都是毫無意義的?鞓放c否與外界無關,有一個潔凈、從容、真我的精神世界,才活得精致。

    讓現實紛擾與窘困只在當下,而在永恒生命的引領上,有這樣一番逍遙游的境界,值得我們永遠去追尋。穿越千古塵埃,用莊子的名義問自己:在快節奏而浮躁的當下,我們的心靈,離從容純凈還有多遠?

    作        者:朱凌菲
    供稿單位:新聞中心
    附     件:
    [打印頁面]  [關閉頁面]
    玩呗斗牌
    南昌大學科學技術學院新聞中心
    技術支持:南昌大學科學技術學院網絡信息中心